3个客人怎么折腾我自述,不要顶哪里好涨少爷

看她那个可怜样子,就有一种想保护的欲望。顾衡,把这个保护欲,最终,归结到,自己有钱,身为男人,应该做的。

“爸,顾衡让你派人,给你转钱!爸,他没骗我,爸!”林婉瑜激动的快要说不出话来。

林海峰还是不相信这个顾衡真的是有钱人,他应该不会故意耍我吧?

“你告诉他,我马上派人过去。”即使林海峰还是不是很相信,但事已至此,还是要试一试。林海峰马上给自己的秘书打电话,让她去银行与顾衡对接。

林海峰和林婉瑜两人在家等的十分焦虑。尤其是林婉瑜这是她这辈子最后的希望。

秦琪来到光明银行的门口,根据林海峰的交代,找到了顾衡,虽然顾衡身边听着一辆豪车,但这当然也不代表,顾衡就是有钱人,看这顾衡的穿衣打扮,实在不向一下可以拿出一个亿的人,但她还是走了过去:“您好,请问您是顾衡,顾先生吗?”

低头玩手机的顾衡,听闻一抬头,看到了一个迎面走来的美女,这气质,这身材,林海峰可以呀。

“是的,我就是,我们进去吧。”顾衡和秦琪一前一后的走进银行,顾衡可不知道,这一幕被正往公司走的李成看到了。

林婉瑜和林海峰,正在屋里不停的转圈圈。

“爸,你说顾衡真的能拿出来一个亿吗?”林婉瑜捏紧衣角问自己的父亲。

“我怎么知道,这不是你男朋友吗?都在一起了,连人家家世背景都不知道吗?”

家世背景?

林婉瑜哪敢告诉林海峰,这顾衡是她在网吧捡的?她除了知道他叫顾衡,他是个男人意外,好像什么都不知道。

“喂?真的吗?好,我马上就去公司。”林海峰还没从惊讶中缓过来。林婉瑜紧张的过来,摇着父亲的胳膊,问道:“怎么样,爸,你快说呀!?”

“小婉,你男朋友,真的是个有钱人!这小子,还真可以。”林海峰说着,拿起包就往外走。“醒来,小婉,咱们不用去见他妈的霍家了,公司有了运转资金,我要赶紧去趟公司,小婉,等爸忙完,好好跟你聊聊。”

林海峰后面说的话,林婉瑜一个字都没听进去,脑子中一直循环“你男朋友真的是有钱人”。

林婉瑜感动的不是因为顾衡是个有钱人,而是顾衡居然愿意为了她,出这一个亿。

这边,李成回到办公室,兴奋的说:“大家快过来,重大新闻!重大新闻!”

“什么事,大惊小怪,叽叽喳喳的”。任风从座位上站起来,大家一下子,聚集李成的办公桌前。

“怎么了,怎么了,李成,你别调大家胃口呀!”众人目不转睛的盯着李成。

“你们想知道,顾衡,顾大少爷,为什么突然变得有钱了吗?”大家的兴趣都被这句话调动起来。在座位上闭目养神的苏皖,一下子睁开了眼睛,走到了这一行人中间。

“今天早上,我在公司门口,看到顾衡跟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在一起,你们猜他们去哪了?”说着,苏皖的脸色渐渐变差。

“李成,过分了昂,总是调大家胃口。”

“好啦,好啦,告诉你们,他跟那个女人去了光明银行,那个女人长得漂亮,穿衣打扮,一看就不是普通人,我猜顾衡一定是被这个富婆包养了!”

大家到惊讶极了,“这个顾衡,还以为他真的什么有钱人家的顾少,还自称是顾大公子。没想到会为了钱,干这种龌龊的勾当。”

“是呀,真是没想到他是这种人。”

现在最高兴的,应该是任风了,这段时间,顾衡多次抢了他的风头,这下好了,终于在大家和苏皖面前直起腰板了。

“哼,早就说顾衡是装的了,但没想到会用这种方式,没准顾衡不是被包养呢,万一是去当了鸭子呢?哈哈哈”任风终于可以逮到顾衡的话柄,管他三七二十一,先损的他身败名裂再说。

此时的顾衡,刚进办公室就听到了大家的笑声。说道:“同志们,今天发工资了吗?还是发奖金了?大家怎么这么开心呢?”

作为任风的狗腿子,当然不用任风先出面,李成拉就搂着顾衡的肩膀说:“别装了,我们顾大公子,你这钱赚的是真风流呀”。

顾衡一脸懵逼,“什么钱,什么风流,你们在说什么呀?”

“哎,顾衡,我们大家都知道你穷,但你也不能为了证明你自己,连这种事都干吧?”

顾衡一脸莫名其妙,不知道大家都在说什么。

任风终于忍不住开口“顾大公子,你们干这一行的,一晚上多少钱?什么人都可以吗?”

顾衡,还是不知道大家在说什么,但隐约感觉到,这里面有误会,而且是个大误会。

“跟你这种人一起上班,真是恶心和丢脸”。末了,苏皖说了这么一句,虽然,苏皖没要看着顾衡说,但很明显,这番话就说给顾衡听的。

顾衡,心里在骂娘,真他妈的奇怪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反正我敢肯定不是好事。

顾衡,正想找李成,好好聊聊时,公司系统发了紧急文件,通知大家召开紧急会议。

“今天召开紧急会议,会议内容大概如下,林大房产,之前因为资金链断开,已经停工了。但听书,林董事长现在重新动工了。我们这次,一定要想尽办法,把林大房产的广告拿下。这是我们李董事长,打听到的内部消息。所以,我们动作一定要快。赶在其他公司之前,就把这个项目拿下。大家就要辛苦一下了,这种紧急情况,大家可能要加加班,做出一个文案来,去林大房产谈。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?没有的话,就抓紧时间动起来。”

顾衡心想,这个圈子就是小,哪都有这么巧的事,我刚把资金转入林海峰的账上,成为了林大房产的股东,就有广告要合作。

这次就算不提前准备,也可以的。但这个,当然不能说出来。

随之而来的,就是加班,在这期间,林婉瑜跟顾衡联系了几回,顾衡都给拒绝了,理由相当真实,加班狗,要加班。

林婉瑜当然不会相信,对于,顾衡这种,随随便便能拿出一个亿的人来说,难道还需要加班吗?

两天的时间,大家都沉浸砸加班中,终于,一个完整的文案做了出来,大家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。

“好啦,大家辛苦了这两天,大家今天可以回家了,回家好好睡一个觉,休息休息。”大家都已经疲惫不堪,都迅速的收拾东西,打算回家了。

“顾衡,你等一下。你明天拿着这个文案去林大房产谈一谈。”

“行,知道了”。顾衡累的没有想那么多。

顾衡这浅浅的一应,任风的嘴角,微微上扬了一下,但很快就消失了。

大家都纷纷的离开公司,但当李成要走的时候,却被任风叫住。

“怎么了,任哥?你还有别的吩咐。”李成此时,已经很累了,当听到任风叫他留下的时候,其实很不情愿,但又不能拒绝。

任风冲李成摆摆手,示意李成过来,在任风耳朵边小声的说:“把文案换了。”

疲惫的李成突然清醒了。“任哥,董事长这么重视这个项目,我们这么做不会有事吧?”

“放心,我在林大房产,认识个熟人。顾衡去了搞砸了,我在争取一次机会,不会出问题的。”

李成,听了任风的话,心里一阵后怕,幸好我没的罪他,这个任风,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,真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。既然任风都这么说了,李成只好照做,反正天塌下来了,还有任风顶着。

李成,趁大家都走了,悄悄的走到顾衡的座位上,拿起来刚刚大家整理好的文件,偷偷的换了。

第二天,顾衡来到公司,拿起文件就走。”同志们,我要去林大房产了”。

任风眼神一直盯着顾衡,在确定了顾衡拿上了,前一天偷换的文件时,才放心的站起来说:“去吧,整个团队的希望,就靠你了。

顾衡这还奇怪,今天任风居然没在一边说风凉话。

到了林大房产的顾衡,因为之前就见过,林海峰的秘书,所以,没有多等,直接就进来林海峰的办公室。

林海峰,在商场闯荡多年,大大小小的人物,世面都见了不少,但看到顾衡的时候,心里还是有点畏惧的。因为在林海峰这,顾衡的身份一直是个谜。

“我把股份的转让合同已经写好,你大概浏览一下,没要问题就可以签字了。”林海峰对顾衡说道。对于。这百分之三十的股份,他林海峰也是要说到做到的。况且,这是林婉瑜的男朋友,他也不是很在乎这些股份。

“股份的事,不着急,今天来主要是有另外一件事,我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,我们公司想拿下,林大房产手下的广告合作,没想到这么巧,这就又碰到来了。”

“当然可以,你已经持有林大房产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了,也是个股东。那广告公司,你开的?”

“嗯...算是吧,我有一些股份,算个小股东。”顾衡笑着说道。

林海峰怎么会相信,顾衡只是个小职员。但顾衡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心里打的小算盘,还有他顾衡到底是什么身份。林海峰还是想不明白。

今天这个结果,当然顾衡早已料到。

“林伯父,我有个问题,冒昧的想问一下,就算我多管闲事也好。”

“嗯,没事,有什么事,你就管问。”林海峰对顾衡说道。

“你们林大房产这期,只有志远集团这一个项目,为什么会出现,资金链断了的这种情况呢?”顾衡把心中的疑惑,说给了林海峰听。

林海峰一提到这个事,就非常的气愤。“其实,这件事主要的原因就出在你的女朋友身上。”

“我的女朋友?”。顾衡显然没要反应过来女朋友这件事。。“哦,对,小婉。小婉怎么了?”顾衡,不自觉的微微皱眉。

“对,我的女儿,林婉瑜。志远集团的霍老爷子,就只有一个儿子,叫霍尊。他在一次酒会上,看到了我们婉瑜。这个项目本就和志远集团合作的。结果,前期摄入的太多,后面资金链跟不上,这个项目就被迫停工。但我们的合伙人,不但没有帮我们,还落井下石。当然,霍尊喜欢婉瑜这件事,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。”说着林海峰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可真够无耻的,尽然用这种方式,骗一个女孩跟自己结婚,真是个人渣。

“林董事长,您也是个老江湖了,怎么就这样相信了,霍尊呢?”顾衡还是觉得不可思议。向林海峰这样的老手,怎么会不给自己留退路呢?

“哎,你知道a城鼎鼎有名的天山会所吗?霍尊那小子居然有那的红钻会员卡。天山会所你知道吗?”林海峰害怕顾衡不知道天山会所,所以专门问一下。

“哦,我知道,天山会所嘛”顾衡,装作只是听说过的样子。

“天山会所的会员本来就在a城有很多的特权,又是身份的象征。本来办理天山会所的会员卡,本身就需要信誉,我哪想到,这个霍尊竟然这么卑鄙。”

顾衡想,林海峰之所以忍气吞声,居然落到要把女儿献出去的下场,都不敢跟霍家翻脸。估计也是这个原因。

“林董事长,您也很厉害了,为什么,您不申请一张会员卡呢?”

“哎,我当然想成为天山会所的会员,哪怕是白钻的也好,但是我申请了十几次都被拒绝了。申请流程非常繁琐,又苛刻。根本不只是有钱,有地位就可以的。但具体标准,我也不知道。所以,一直都没审核通过。

顾衡,心里玩心大发。故意闭上眼睛,冲着窗户的方向,双手作揖,然后嘴里,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

”你在干什么?”林海峰,看着顾衡,突然的一套动作,非常不解。

顾衡,则一本正经的告诉李海峰:“李伯父,我刚刚跟神灵,沟通了一下,明天你的天山会所会员卡就批下来了。你就等着吧。还会是一张蓝钻呐”

李海峰哑然失笑,这年轻人,有钱是有钱,但这都什么情况。神神叨叨的。虽是不信,但李海峰还真希望,借顾衡吉言。

出了林大房产的大门,顾衡给,天山会所的店长,通了电话,作为顶级至尊卡的持有人,要卡通个会员,那不是小菜一碟,就是一句话的事。

所以,林海峰眼里的奇奇怪怪,神神叨叨,明天都将变成惊喜。

顾衡刚一进,办公室的门,任风就站起来,大声训斥:“顾衡,你为什么这样做,就因为你,我们部门,上上下下加的班,幸苦都白费了。”

“任主管,此话怎讲。?”

任风表现的十分愤怒:“大家辛苦赶出来的文案,居然因为你的失误,让整个部门的辛苦白费。”众人听了,都议论纷纷,十分生气。

“任主管,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“你去代表公司谈合作,居然拿错文案。导致这个项目没有谈成。你是多不负责?”

这是顾衡,才拿起文案一看,果然是错的文案,肯定被被人掉了包。幸好对他来说,有么有文案都一样,反正这个项目只要他出面,就一定会谈成的。

但现在的问题是,连顾衡自己都不知道文案拿错了。任风他是怎么知道的我的文案拿错了?

“任风你不说话了吧,果然,是因为你自己的失误,导致大家这么多天的努力都没了。”李成,故意添油加醋的说着。

“任主管真是有本事,请问您是怎么知道我的文案拿错的呢?”顾衡上前一步,眼睛盯着任风继续说道:“想必一定有人把我的文案掉了包,但就是不知道偷换文案的人,有没有想到,办公室有监控,这一回事。”

李成被这一句话吓得差点坐到地下。这可怎们办,真的忘记办公室还有监控这一回事。这下完蛋了,心想着眼睛不自觉的看着任风。

任风听了这话,,当然也是做贼心虚,但还是强装镇定。他唯一担心的事,万一这个事情暴露了,这个李成,肯定会第一时间,交代他的。

所以,任风只能硬着头皮,假装镇定。“现在咱么说的事,这个案子现在失败了,至于你,什么时候,怎么拿错文案的,我一点兴趣都没有。”

“任主管,说笑了,谁告诉你i,我的案子谈失败了?”顾衡此时觉得,任风真的很智障,做事一点都不过脑子,要不然这么久,才当上个部门主管。

“哼,这还用想?你连文案都拿出错了,又有谁会给你签合同?你快闭上你的嘴,等着公司给你的处分吧”。说完,任风转向大家,“我在林大房产,认识一个朋友,我再去说一下,争取让林大房产再给我们一次机会。”

大家纷纷点头。“任主管,不愧是领导。关键时刻还低看咱们任主管的。”

任风此时漏出了得意的笑。

“哈哈哈,任主管,您真有意思。我都说了,林大房产的案子我谈妥了,您非是不信。到底你有什么把握确定我会失败呢?”

“哼,顾衡,你非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是吧?我现在就给我的朋友打电话,问一问,到时候看你在嘴硬。”说着,任风掏出手机,拨出去一个号“喂,嗯,我是任风,林大房产和我们公司的项目谈成了吗?”

顾衡淡定的看着任风。

任风听到了对方的回答,十分震惊,半天没有说话。

声明: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,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—www.zjzhongning.com